樂園追放

有著獨特美學的偏執者
大頭貼背景封by Mili

【赤黒】徒桜 Kapittel.1


感謝大家在難過的時候安慰我…於是這個是許應下的謝禮,雖然說很久沒有寫覺得超不適的
靈感是來自「信長的忍者」這部動畫裡面的OP,即是徒櫻,很喜歡那種對於追隨者的忠誠

sammendrag:
『即便是徒勞無益的易凋之櫻、也仍希望綻放啊。』

❖第三人視角注意
❖架空、請不要在意世界觀,因為我並沒有事先設定這點…
❖TE結局請謹慎

Kapittel.1

       當河川的另一邊被納入始春的跫音之下,凍僵到如同死去一般的魂靈也開始從黃泉之上的泥土芬芳中進入輪迴的復甦旅程。於是在這時候,氷層之下吐出的泡沫,配合著陰雨天氣遮蔽的難得青空、那之中的陽炎輝映出的溫度,像是不理會長者勸告便固執的將單耳貼向地板,試著聽聽看他們講過的不願離去的傢伙在悄無人聲的夜晚、嬉笑著遊戲影踏的那樣期待的音色;或是纖長的手指撥弄著的、猶是清脆的西洋樂器於三日月之下的獨奏。風開始推動蠢動的輪車,迴轉著迴轉著、引導著水流向著河川的另一邊遊去了。徐徐緩緩的日光偏移,終歸是被時節的運作迫不得已的推來了。

       那一邊的河灘,同這邊的喧嚷跟繁忙相比對,應該是說隱之里一般的存在吧。這裡並沒有搭建好的橋可以到那邊去,哪怕是長出了滑亮的綠苔、似乎是踏上去就會坍塌的木石構建的那種。於是,無論是怎樣頑劣的子守,想要到對面去的話,就算不會在意這時候剛剛解凍的流水沾濕木屐和足帶襪時、那種糟糕透頂的涼意,被吸引過來沾到腳底的穢土也無疑會被大人們察覺和叱責的。

       不久後、待到小院的和室裏總是被爭搶的被爐桌撤掉的話,那邊的櫻花也是時候綻放了吧。

      「實淵君的話、是想要到對面去?」

       不知是什麼時後開始,悄然無聲出現在身後的孩子,雖說最初經常是因為沒有注意到而被嚇到,但是隨著稍微有漸漸深入的熟識,便也就將這樣的事習以為常了。大概是他戴著面具的緣故,雖然瞭解這聲音是如同三色貓的腳步那樣輕微謹慎、不會覺得是粗曠的喧嘩,但是仍是會對被天神大人恩賜了這樣別緻的寶物的所有者興致盎然吧。並不是想要想平日裏開玩笑那樣逗弄,僅僅是單純的好奇心作祟罷了,於是我回答說:

     「啊啊小哲嗎,嗯如果允許的話我確實是想要去那邊看看呢,話說這樣的事絕對、絕對不要告訴小徵那傢伙喔。」

     「我並沒有做這種事的必要,請放心。其實我也同樣希望能夠看到那邊的櫻花綻放。」

     「既然是『也』的話,那我們就是共犯一樣的存在了啊,古話講『黃泉路上無老少』,說出去的話不祇是我、你也要遭殃喔。」

     「是…拜託您不要把我看作是黃瀨君那樣…」

       啊啊似乎是害羞了這孩子,聲音漸漸的淡下去了。話說我蠻想瞭解到,摘掉假面的話,那之下的臉龐會是怎樣呢?把這孩子發現並帶來的小徵,是否有見到過他的真實呢?

     

       最初見到小哲的時候,距離現在似乎也並不算是久遠。自從遵守家嚴期望、像他年輕時那樣追隨赤司家,而並非是隱者般的遊歷四方、疏通知遠。最初作為沈溺於市井跟林中不曾遺忘的小小的風景的我,卻是對這樣的事沒來由的厭惡啊,習慣了自由與放浪,對我來說是十分愜意的日子被這樣大人的期望打斷,那時候的話、怨憤和惱怒也是有的。而伴隨著色相倚伏、卻不由得感嘆昔日的虛度光陰了。

       小徵那時候還是個雖然是有大人的感覺、但仍然是伴隨著幼稚面龐的傢伙,年長三秋的我卻絕對沒有帶有絲毫輕視的這樣對待一個孩子。稍微有被驚訝到的我,緩緩移動視線看到了他那載著笑意——似乎斷定勝利從未遠離過的赤色眼睛,以及高傲的不認為應該平視的下頜。隨後在不斷的瞭解這個相當出色的孩子的時候,我漸漸瞭解了父親的用意,他自很久很久的那時候,便已經認清楚要追隨怎樣的人。

       大概也就是幾年之後的雫冬,在花吹雪一般的日子第一次見到了那個嬌小的孩子。他是攙扶著小徵走來的,過於嬌小的身體很容易看得出他喫力的動作,雖然對於這個幾乎融入雪中的孩子滿懷好奇,但不得不說關於是什麼造成的現狀這點我更是在意吧。

       冬天的山裡面,很少會有人來。雖然說並不是懼怕野獸——並不是祇有人類是厭惡冬天,就算是豐饒的神祇也不會眷顧這時候的作物的。也正因如此,關於山中有人因遭到野獸襲擊而致傷的事已經很少聽到了,就算出現了也只會有講:

      「妖怪出現的緣故嗎?黃昏時候絕對不要穿新編的草鞋啊。」

      「冬天聽說會有雪女的出現…但那祇是古籍裏的說法吧。」

       我不曉得那孩子是怎樣判斷出我是來找小徵的。清徹的像是聖堂的池水的眼睛、濕潤的藍色彷彿是環抱著島嶼的國度的淺海,也許他是可以通過眼睛瞭解他人的,於是散發出含著信任的氣息、把小徵交給了我。

      「拜託你幫忙了,想必你們是熟人這點沒錯、請代我表示感謝。」

      然後在我愣住的余寂,已經窺看不到那孩子的身影了。
      

        TBC

@彼迹本
會不會有點短…過去習慣了寫完全部再貼出來的樣子
(´;ω;`)ブワッ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