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見 鏡花

Dress my body all in flowers white
So no mortal eye can see

【关于用户“杯中雪”抄袭我多篇文章的声明】

一直喜歡的楊梅燒酒桑居然也被抄…
難過

杨梅烧酒:

我也不知道自己该是什么心情。


lofter ID“杯中雪”的这位姑娘给我的lof“杨梅烧酒”点喜欢发评论也快一年多了。因为不论CP不论圈,不管是日记还是修改的学生习作孜孜不倦,成功给我留下了印象。今天下午她评论我的日记,我就随手点开她主页看了,然后emmm……她可能是我的真爱粉(。)


一篇小说里能同时包括我四个圈子的四篇文章段落,这是一种怎样的搬运工精神!以及是看不起我剧情渣吗,我遇到过抄大纲的,遇到过抄设定的,还是第一次遇到抄景物描写的OTZ


现在想来,点红心是一种收藏吧,点开喜欢直接抄,抄完了就顺手取消,岂不美哉。我印象中这位姑娘几乎点赞了我每一篇文章,今日截图时已经只剩一点点,想来是摘抄完成,用不着了。




我也没想过我第一次打上全职的TAG会是这种事。


四年前第一次看全职,在之后只要文荒,就总还会点开来重温一会,我也因为全职粉上了虫爹的其余所有作品,认识了很多可爱的小伙伴。说来嘲讽,我全职吃的CP和“杯中雪”是一样的,我电脑文档里至今还躺着几个黄叶周叶的小脑洞,是不是该感谢自己没发到博客上,免遭她荼毒。


最鲜明的感情是, @杯中雪 至少你抄袭我的这三篇文章,不配写他们,不配写叶修,不配写喻文州,不配写周泽楷。你的行径仿佛是在赛场上作弊,有什么资格确凿描述他们之间的爱?


为什么我今天发现你抄袭我就不打算忍,因为你是第一次抄袭,我却不是第一次被抄。我熬着夜吃着止痛药写出来的字字句句,被这样支离破碎切割、曲解、抢夺,不是第一次。


却真的是、很过分的一次了。




我从来无法理解为何一个创作者会完全没有自己的骄傲,做着剽窃之事沾沾自喜。我本人而言,别人写过的东西,哪怕只是CP间的某种感情,我避开得再艰难,甚至放弃脑洞,我都不会跟别人撞。敢问你用我的句子来写他们,不觉得根本不是他们吗?同人创作最忌讳就是OOC,你拿全然不同背景与感情下写出来的句子,不觉得割裂、不到位吗?


尝到抄袭的甜头,不费吹灰之力坐享其成,最后失掉创作能力,那真是我最乐见的事。


说来我第一次看见你的ID“杯中雪”,就想起你们抄袭圈里的鼻祖级人物“唐七公子”有本小说里头章节名为“抔中雪”,呜呼哀哉,莫非为唐七门徒?




最后作为一个语文老师劝诫一句,年纪还轻,学习模仿的对象不该是我这种文字定型又没多少营养的。如果真的喜欢我的文风,我是学习着余光中先生的诗与散文,白先勇先生的小说,张爱玲女士的小说,红楼梦渡过定型期的。


还有心改过就把抄袭文删掉,我不需要你道歉,因为着实瞧见你就觉得甚是恶心。


无心改过就自由心证吧,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以及吐个槽,我“罗裙”好歹还写对的,她就抄了“罗群”。旁边的错别字,戴帽子!戴帽子啊!我写了“带斗笠”,她也跟了“带斗笠”……不能,这不严谨,不算翻译家……




占TAG真的抱歉,但是看到她东抄西抄的文章套在老叶喻队黄少小周头上真的受不了==


转发此条微博:戳我,10月15号开奖抽三位小宝贝送写乐四季彩墨水一瓶~大家一起开开心心吸叶呀!






搓手手感谢天使们,今天点开第一篇看到跟我《横塘路》一毛一样的句子的时候我是气翻天灵盖的(。)


不过为了做调色盘仔细(……)看了她全部的文章(……),也就调色盘上的这三篇与我重合程度较严重。别的也都是自己写的。(关注我之前我看还是又勤奋又正经一个太太啊……我有毒吗Σ(゚д゚lll))


目前来说抄袭这么点不算大错,我挂人主要也就自己解气,别的我也不打算捕风捉影。


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这姑娘在想什么。她偷偷的抄(……)的话,我怎么发现得了呢,但她为啥非要一天到晚在我面前晃……本来今天在自己主页嚎了一通,后来还是生气就挂人了。


小天使们不用动气为我去撕的,不值得。时候不早快点睡觉,不要学叶神修仙啊!


啾咪.jpg







评论

热度(251)